Ran 苏染蓝。

染染♥画画写字。★世界中心赤ティン★cp向mafutin图文及曲绘←2016.7→曲绘/友情向mft/亲友的cp向配图()2016.11入mlp坑/rd中心 M7全员♡/虹林檎★2017.2入闪电十一人坑/鬼道🐧主豪鬼 副推兰拓★偶尔画vocaloid☆摸鱼和日常在微博

【mafutin】归程。(HE/mft1000天未合唱纪念)

mafutin1000天未合唱纪念·先刀后糖。

说好不写东西的,不过我画不出糖因为没梗,那就写吧……是旧图的配文,图是黑历史了求别嫌弃qwq……故事换了图上对话别理()文长求不嫌弃……我是真的一点点都不想写srr可是剧情需要(sad)虽然痛苦 但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好好地客观地写了请放心没黑他。伏笔比较多如果能注意细节就太好啦(。・ω・。)ノ♡

★CP:mafutin/OOC尽力少!

★三次元背景/已交往设定/直到结局之前都俩人一起虐/part.2全程空围友情向雷请避(可惜真的挺重要不得不写 如果不是很雷最好不要跳)/mafu略病注意(心态有问题 part.2最后开始暗示)

★切勿代入三次元★ 

★接受设定请下行↓ 





[part.1]

“呐,まふくん,跟你说件事哦,我们分手吧。” 

那是个温柔的午后,两人久违的下午茶,暮春微热的风推开轻软窗帘的一角投进天光。赤ティン以平平常常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时,まふまふ正沉浸在难得的好天气中,反应了两秒钟,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赤ティン。那人却不看他,依然单手托腮望着窗帘上方。明亮的光带暂时刻印在视网膜上,赤ティン的眼睛有些轻微的疼痛,听不到回答,转头把视线落到まふまふ脸上。反色的光带挡住了对面人的双眼,只看到略微张开一个讶异的形状的口,赤ティン轻笑。 

“没感觉了的话,我不怪你啊。分手吧,对谁都好,你也是我也是,他也一样。” 

歌唱一样说完了话,赤ティン再度抬高目光,双眼睁大到眼眶带着睫毛颤抖起来,透明的液体仍是自脸颊滑落坠进几乎凉透的摩卡里。 

屏障要消散了,不能看你的眼睛,即使那里面已经倒映不出我的影子,我还是会放不下。赤ティン嘴角勾起自嘲的微笑,眼泪继续不争气地流下。 


まふまふ看着发丝都随紊乱的吐息颤动起来的人,不忍地抿了唇。 

ティンさん,你太聪明了,就这么看出来了,可我都还没考虑明白啊。 

“ティンさん……”轻声地开口,“我真的不是故意……是我对不起你……” 

“别说了,まふ。”赤ティン维持着笑容轻柔地打断了他,“我知道的呢。没关系啊,还可以做朋友对吧。没事的。你要幸福啊。” 

まふまふ沉默了许久,这人的话不留余地,步步将他逼至临渊,令他无可挽留。他终是起身抽了张纸巾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拭上赤ティン脸颊的动作带着歉意的距离:“对不起,ティンさん,别为我这种人哭了。” 

赤ティン全身一震,嘴角极力扬起的弧度崩落下来。他向后一点躲开まふまふ的手,别开头不去看昔日的恋人,声线里起了压抑不住的波澜:“不要这样啊……别再碰我了,也别再叫我ティンさん了,まふくん……别这么残酷吧……你能不能……出去一会……让我,一个人待着……就好…… ” 

まふまふ难过地收回手,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事,而再度被自己惹伤心的人,他已经没有立场去安慰了。此刻まふまふ更觉自己言语苍白,踌躇了阵子,只能说出这样的语句:“对不起,赤ティンさん……我是真的很抱歉……那么……我现在出去……” 

まふまふ拖着几重心事,慢慢关上了背后自家的门。抬头看看天,一碧如洗,蓝得有些刺眼,刺得まふまふ流出了泪。他用袖口随意抹去,泪水却又在下一秒不听话地冒出。于是放任眼泪在脸上流淌,まふまふ叹口气,迈开步子,琢磨着去什么地方理一理这些事。 



赤ティン看着まふまふ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抬起冰凉苍白的双手颤抖地覆在眼上,呜咽声破碎地从喉间溢出。赤ティン踉跄着站起身,凭感觉撞回两人的卧室,把自己摔到床上。扑面而来熟悉温暖的、名为“过去的日子”的气息让赤ティン缩起了身体,终是炸开的哀痛哭泣喑哑着,好似要把这具因承受巨大悲伤而剧烈颤抖的躯体撕裂。 

就算你听了我的话没有说谎,不叫我ティンさん了,也按我说的出去了,一样,好痛啊…… 

因为我的世界仅由你的一切组成,我的心跳仅由你一人带动,而今,你离开了。 

可我已经无法带动你的心跳了呢。所以再见了,我的爱人,我会默默守护。我不会忘记你赐予我的一切,那些我生命中最为耀眼的时光。我一定会加倍报答。即便我如是痛苦,只要你能和爱的人在一起能幸福,一切都值得了啊。 

赤ティン想着,微微睁开红肿得如同夕阳泣血的双眼,望着床头双人照上笑颜灿烂的银发青年,被泪水划得凌乱不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令人心碎的美丽微笑。 


まふまふ从常去的咖啡馆回家时,天已经快要黑了,西方地平线上覆着层层叠叠的火烧云,宛若那人一般的赤红。东方尚未黑透的天空,却是另一个人般的深蓝。 

自西看到东,仰头转过一百八十度,我仍不明白自己怎么想。 

まふまふ愧疚地打开家门:“我回来了……”底气不足的声音在屋子里环绕一圈落下,没有激起任何涟漪。 

まふまふ突然被一种不安的预感攫住了心脏,他冲进屋内四处寻找。没有那个人,没有属于那个人的东西,没有那个人在这个地方生活过的痕迹。まふまふ脱力地瘫在沙发上,酸涩从眼眶冲上大脑。茶几上雪白的字条就在这时撞入眼帘,まふまふ伸长手臂拿过来,熟悉的字体写着一句话。 

「我走了,まふまふくん要照顾好自己。」 

まふまふ蜷起双腿抱住了膝,很用力地收紧双臂,用力得疼痛起来,还是有冷意从胸口中心泛上,他打了个寒战。 

原本怀里的人,已经推开他离去了。 

まふまふ疲惫地闭上眼睛,轻声啜泣。





[part.2] 

一切都是从那个人走到まふまふ的世界里开始的。 

说上话,合唱了,也一起开了生放,越来越频繁的互动让まふまふ觉得很快乐。跟そらる一同度过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开心,许是喜新厌旧和三年之痒作怪,まふまふ没有想很多,仅是被本能驱使靠近能得到快乐的地方。自然地,能留给赤ティン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两个人好不容易同时没有事情,坐在一起却有些相对无言。 

まふまふ也想过,和ティンさん到底是怎么了。虽然和そらる待在一起很开心,但他知道,在自己心中还是赤ティン更加重要。即使,那份悸动已经很久没有燃起。 

まふまふ也不知道,对そらる是哪一种喜欢,只是闲下来时就忍不住去骚扰他,就算他只是回个颜文字也莫名开心。 

想见他。只是想见他。别的不知道。 

即使是如今,赤ティン从这个家里离开第三天的早晨,整夜辗转的まふまふ瞪着兔子一样的双眼窝在被子里,除了赤ティン外第一想见的人还是他。于是摸出快要没电的手机拨通了电话,まふまふ带着鼻音、沙哑着嗓子,不管不顾地冲着那头说:“そらるさん,我失恋了。” 

“你在哪?没事吧?”手机那头沉稳的声音让まふまふ干涩的眼角再度湿润了。 


再次来到熟悉的咖啡厅,两夜一天几乎水米未进的まふまふ贪婪地灌着そらる点给他的热可可,语无伦次地讲了事情的经过。

“そらるさん,我喜欢的人一直是ティンさん。”まふまふ有些呆滞地望着そらる肩膀的方向,自顾自小声念叨着,“可是他误会了,是我表现得暧昧不清,不怪他。我也确实怀疑过,我是不是喜欢上そらるさん啦?可是他走了我才发现,我爱的人一直都只是他而已呀,其他人感情再好,也都只是朋友……”

そらる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是喜欢我,我也不是喜欢你。一直都是这样。”他看了看まふまふ黯淡无神的红瞳,“所以,想都想明白了,就去把他找回来啊。他还爱你才会走的。”

まふまふ却把眼睛闭上了,声音很低落:“再等等吧。”

そらる有些惊讶地看着对面低着头的友人,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刚想开口询问,就被まふまふ岔开了话题,说着什么好几天没见啦说说そらるさん的事吧,明显只是强打精神的笑容让人看了更加难受。

“……算了吧,まふ。”そらる摇了摇头,“没心情就走吧。”

まふまふ盯着白瓷杯底薄薄的一层可可沉默了一会,点头说好。

站在咖啡厅门口道别,そらる认真地重复了自己的意见:“まふ,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还是快一点去找赤ティン比较好。”

まふまふ一时间有些恍惚,被什么注视着的感觉让他不能开口。定了定神,他扯出一个苦笑:“大概吧。谢谢你,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有些无奈地回了个浅笑:“你想想清楚,别错过了。有什么事就来找我。”

再度道谢,まふまふ挥别了そらる,两人走向相反的方向。


和そらる见过面后,まふまふ终于清楚地确认了自己的心情。与そらる相处很愉快不假,但赤ティン的双眼凝视他时,给交流障碍的他回望对方的勇气的独有温柔,是他从未从そらる眼中感受到过的;赤ティン不在身边的头一晚,那空空落落仿佛生命缺失一块的感觉,是从未因想念そらる产生过的。自赤ティン离他而去后,心脏深处就盘踞着挥之不去的疼痛。最深处那块久未跳动的心脏鲜活地抽痛起来,那个地方曾为赤ティン接受他告白时微红的面颊而跳,曾为赤ティン唱歌时把自己整个世界都沉溺其中的眼神而跳,曾为赤ティン偶尔的小恶作剧得逞后眼睛笑弯的弧度而跳……

心脏的那个部位,每一次都是因赤ティン跳动,只为赤ティン跳动过。在遇到赤ティン、那里渐渐苏醒之前,まふまふ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心还有那样一部分存在。是赤ティン唤醒了它,给了它生命,让他的心成为了一个完全体。

然后他走了,那个地方也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他离去了。虽然仍然在痛,仍然能把まふまふ的呼吸震碎,却有什么不在了,空荡荡如落雪冰原,寂冷寥落。

说什么不怪他。我承认我自私。ティンさん,对不起。まふまふ踏上家门口的阶梯,无力地笑着想。





[part.3]

赤ティン缓缓睁开双眼,从梦里挣脱出来令他有些窒息的错觉。没有まふまふ的第二晚,哭累了不知什么时候睡去,却梦见了和他在一起时的太多事。终是挣扎着醒转,赤ティン觉得精神力都要被折磨没了。正在由清苦的白染上金色的阳光投到屋里,记忆的浪潮被那个梦层层激起,没过了身体。各处的疼痛奔袭而来,赤ティン再度闭上眼睛。

别想了。明明是你放他走的啊,现在又在不舍什么呢。

强迫自己睁开眼,赤ティン撑着坐起来,脑袋隐隐作痛。

回到自己的家已经两夜一日了,赤ティン还是没有完全习惯。常常因和那个家的记忆混淆而走错房间,各种原因作用下几乎没睡、勉强睡着了也睡不安稳,醒来还要反应半天这是哪。

那个家,现在应该要叫まふ家了呢,不久后就会有新的名字了吧。

两人刚刚开始交往不久,赤ティン就被まふまふ连蒙带骗撒娇卖萌拐进了他的家,还被开玩笑说了欢迎ティンさん嫁过来。赤ティン羞愤之下拔高了音调抗议为什么不去他家时,まふまふ只是一脸理所当然地说因为我家大啊。

赤ティン摇摇头,试图把涌入的回忆画面赶出去。想想这两天哭得全身都冷掉、空空如也的胃袋抽成一团的自己,自嘲地扯出一个惨淡的笑。

该走出来了,赤ティン。他对自己说。


想着得为快虚脱的自己补充能量,赤ティン走出家门去买食材。没有特意绕远而又去了离两人的家都不远的超市,刚进去赤ティン就后悔了。触目都是昔日两人的身影:闹着要买不知道是什么鬼的新款零食的まふまふ与一脸“难吃别哭”的自己;坏心眼地非要拿青椒的まふまふ与推着购物车迅速逃窜的自己;纠结地看了手里两种甜食三分钟的まふまふ与叹口气直接拽着他走掉说着就这一回的自己……

心旌拂乱。赤ティン以最快的速度胡乱买了点食材离开超市,低着头,竟不知何时走了神,再抬头时已经是去往まふまふ家的路。

真是够了。赤ティン暗骂自己一句,转身往自己家走。可身体或许还贪恋着那里的温度,沉重着难以前行,总有什么唤着他回头,不让他回到自己那个没有人的冷清的家。赤ティン干脆站住了,浓烈起来的阳光被摇晃的树冠搅碎,淅淅沥沥落在赤ティン身上。

你醒醒吧,回去也没有用,那里已经没有那个会温柔轻快地对你说“欢迎回来”的他了。他只会站在门口,一脸讶异,问你“赤ティンさん,有事吗”。


赤ティン呆呆望了一会树叶边缘锯齿状的阳光。觉得眼眶的泪水差不多蒸干了,赤ティン刚要迈开步子,就硬生生被不远处的景象阻得退了一步。

那是まふまふ,和那个人站在他常去的咖啡厅门口。那个人表情很温柔很认真地说了些什么,まふまふ也回答了什么,露出了笑容。

赤ティン转身就走,逃一样躲进隐秘的岔路,背靠着粗糙的砖墙捂上双眼,颤抖的低声喘息震碎了指缝中漫出的眼泪。

我不要看,不要啊。

在又一场伤潮中赤ティン呜咽着笑出了声,过于轻柔的笑铃音般清亮动听,染着无色的悲伤。

这样就太好了,まふまふ你要幸福。

赤ティン拖着疲惫的脚步从岔路口出来的时候,如他所料,熟悉的身影已经不在那里了。

这样就好了。我没关系的。

赤ティン走进耀眼的阳光里,仿佛下一秒就要融化消失。





[part.4]

赤ティン从前几天刚换的棉被中坐起身,看了眼窗外,一片泛着冷意的灰蒙蒙。突然就不想去钓鱼了,赤ティン决定改动计划,抱着暖和的被子在家做完昨天剩的mix。

照常打开twitter发送早安,赤ティン扫了一遍通知,没有看到まふまふ的名字,习以为常地放下手机去洗漱。赤ティン看着镜中的自己,披散的红发有些凌乱,比起几个月前瘦了一圈,显得略微憔悴。没什么笑意地抬了抬嘴角,赤ティン继续心不在焉地刷牙。

明明早就习惯了他不回推,也没有什么难过的事,自己的身体状况好像还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原先和他住在一起时,总要花心思照顾这个生活自理能力为负的八岁魔法师,费心费力比现在多得多了,为什么没了他反而照顾不好自己了呢。在更早之前自己一个人住时,不是也过得好好的吗?那时まふまふ的独居生活才是一团糟。

大概习惯了两个人的温暖以后,便不会独自取暖了。

但他会过得比我好吧,他应该不是一个人。


赤ティン随便地准备着早餐,认同自己想法似地不自觉点了点头。从前变着花样给まふまふ做既营养均衡又好吃的料理,自己也沾了光吃得比以前精细了。现在只剩自己一个,完全没有好好做饭的动力嘛。

分手以后,赤ティン原本是想尽量离まふまふ远一些的,虽然在三次元努力避开见面了,twitter首页却免不了频频冒出那个有着“孤独的双翼”的Q版头像。啊,不过最近那双翅膀消失了,他们已经一起出了专辑,换上了宣传头像呢。总之就是那个人,总是用日常牵动着赤ティン的心弦。关切的话语忍不住就打了上去,然后再醒过神来删得一字不剩。这样往复了几天之后,赤ティン受不了了。想起自己当时说过的,以后还可以做朋友啊,深切觉得这样不是办法的赤ティン终于鼓起勇气,用再平常不过的语气发了自己想给的回复。まふまふ的回复也是一样普通,旁的事彼此都没有提起。

赤ティン疼痛了不知多久的心稍稍得到了一丝慰藉。默默看着まふまふ愉快的日常,在他遇到事时回以关心和建议。知道他过得好,即使一切幸福都不再是跟自己一同经历,赤ティン都觉得很开心了,甚至都感受到了类似幸福的东西。

他爱他太深,只是这么一点点他就满足了。


可是渐渐地,那个人连这样卑微的要求都不肯满足他了。赤ティン眼看着他的朋友越来越多,他就像漩涡中心一样,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而来围着他旋转,而他回给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少,越来越敷衍。

再后来,发去的回复终于成了入海沉石。まふまふ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复过他的任何消息了,赤ティン看着他跟别人许许多多毫无意义但却温馨的互动,觉得自己或许已经被厌烦,甚至是被讨厌了。

可这时赤ティン也发现,自己再想回到避开他的状态,已经做不到了。赤ティン已经离不开他在自己世界里最微小的存在方式,想至少保留和他的朋友关系。如果他完全从自己的世界消失,自己大概会崩溃吧?世界上有数不尽的美丽之物,但发光体只有まふまふ一个,如果他离开了,再美丽的一切都只是无底黑暗。

所以虽然收不到回复,赤ティン还是维持着基本固定的频率去跟まふまふ说话。每一次发出单箭头赤ティン都要在心中唾弃自己,まふまふくん对不起,又让你讨厌了吧,我很烦对吧,可是我做不到停止啊。


赤ティン有时想,他一定是把我屏蔽了吧。有时又会觉得,说不定他只是没看到,说不定这次会看到呢。

抱着这样的希望,赤ティン开始了今天的mix工程。已经是十月中旬,まふまふ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前不久まふまふ和那个人的专辑发售了,まふまふ也重做了一首碟曲的mix投了稿。那是首很美的抒情曲,一如既往悲伤的失恋故事,听得赤ティン泪流满面。不知为何,まふまふ的歌词会那么像他的心情。

「また何度も  また何度でも    あの花火を観に行くんだ

僕はまだ  君が好きだよ    ねえ」

虽然是まふまふ和那个人的专辑里的曲子,赤ティン还是唱了,一向凭实力连着从头录到尾的他,这首却因压抑不住感情的失控哭腔,反反复复修改了好几遍。

赤ティン认真地做着mix,他想,若能感动まふまふ,或许他会回复也说不定呢。

请原谅我这一次的任性,如果让你的生日不开心了对不起,这次我只是想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你,就这一次。


“『鏡花水月』歌ってみたby赤ティン (4:33)  #sm20151018 投稿しました。まふまふ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uni_mafumafu ”

在18日零点掐准了时间发出这样的推文,赤ティン如释重负地扔开手机,决定暂时不去看它。

这一天各种各样的消息涌进来,不知道多少人说着鏡花水月唱得很棒听哭了。可是到了最后的最后,时间带着夜幕降临,萤火流逝,日期变成了10月19日,那个人也没有回复任何。

赤ティン看着まふまふ发的生日party的推:「大家都来给我过生日了呢好开心心心心心(*/ω\*)ノ♡」下面配了一张模糊不清的まふ流照片,暖调的灯光,熟悉的七倒八歪的人们,一片狼藉的桌子和地面,欢笑声似乎正从中流淌出来。

你这么开心,真的是太好了。可惜,“大家”已经没有我的份了呢。

抽泣声坠入暗夜之中消隐无踪。





[part.5]

雪花晃晃悠悠落在まふまふ的银发上,几乎立刻融为一体。

盲目地在街头乱走,まふまふ看着自己的影子在昏黄的街灯下被拽得清瘦颀长,心中的孤寂又多了一分。

冷。好冷。まふまふ紧了紧脖子上赤红的围巾。

夜场live在不久前刚结束,此刻他本应和朋友们一起开庆功宴的。虽然大家都热情高涨,まふまふ站在台上看着下面无数张激动得发红的脸,内心却觉得无比空落。

我想要的不是这样。曾经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ティンさん一起开只有我们两人的live,而且要巡回全国才算过瘾。

まふまふ的失落感在安可曲临近终了时铺天盖地合唱的浪潮中达到顶峰。以不舒服为由推掉了说好的庆功宴,まふまふ一个人去了大街上乱晃。

什么时候走了这么远了,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道路啊。

まふまふ拿出静音的手机,看到赤ティン在开演前祝自己live顺利的消息,一下子红了眼眶。

ティンさん,怎么还在这样呢。明明我这么混蛋。

走得有些累了,まふまふ用手随意扫了扫长椅上的一层薄雪,坐下来望着结冰的宽阔江面。身体一静下来,大脑就开始自己天马行空地运转。记忆疯狂倒带,まふまふ又想起了暮春时节。


那时まふまふ虽然说了不怪赤ティン,出口的却变成了谎言。暗色的心内声沉淀成了更为不堪的东西。まふまふ就是怪他了,无理取闹的理由。埋怨他先推开了自己不给他再想想的时间,埋怨他带走了自己的心让他疯狂难过,甚至埋怨他没有比自己看自己看得明白。まふまふ任性地觉得赤ティン是最懂他的,所以就算当初自己都没明白自己喜欢谁,赤ティン倒应该感受到。

ティンさん,我知道你最喜欢我了,所以如果我不去找你道歉求你回来,你会比我还痛苦吧?

まふまふ真的就搁下了求和的事。周围的朋友看得云里雾里,去劝まふまふ别犯傻,他也只是糊弄过去。

分手就这么成真了,即使两个人的心里依然都只有对方。


过了一段日子,赤ティン似乎缓过来些了,开始跟まふまふ说些朋友会说的话。まふまふ看着对方没事人一样的关心,思念的心情暴涨,也用朋友的语气简单回过去,心里却有飓风呼啸。

ティン,我想你,想见你,让我看你一眼啊。

于是まふまふ开始有事没事地出去乱跑,想着这个时间的话,也许能遇到赤ティン。多天无果的探寻之后,まふまふ忍不住去了赤ティン的家。偷偷跟着他走完了一条完全反方向的日常道路,まふまふ才明白了,赤ティン是刻意躲着他。

原本有些消减下去的心思再度疯长出来。まふまふ遗弃了理智,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错误全部堆在赤ティン身上。

ティン,你该知道我有多想见到你吧,你居然躲着我。这些痛的滋味你也要尝尝才好喔。


まふまふ再不去回复赤ティン的任何消息,反而故意在twitter上玩着花样和别人互动,朋友圈子也越扩越大。看着赤ティン安定的体贴关怀让他感觉温暖,同时心口又开始烧起思念的火焰,让まふまふ心里生生地疼。他只能继续无视,装着开心的样子说着今天和谁谁出去吃饭啦唱了好多歌,想像着赤ティン隐忍着嫉妒的样子,心里才会稍稍好受一点。

就连他生日那天也是同样。赤ティン真的唱了那首まふまふ其实是为他写的歌。まふまふ特意把那首歌放进了和那个人的专辑里只是为了折磨赤ティン,但又怕他真的伤心到不去听,重mix后投了稿。赤ティン唱得极其用心,まふまふ恍惚间仿佛听到赤ティン在涓涓泠泠穿行的音符间对他说话。

「回来。」「不要爱上别人。」「求你。」「我爱你啊,まふ。」

まふまふ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哭得缩成一团,爱恋与想念几乎要把他的脑袋烧裂。可直到最后,他还是决定不回复赤ティン,反而拍下闹疯了的生日party现场配上轻快的颜文字发出去。


就在まふまふ对这种病态的日常产生了依赖时,赤ティン似乎被他折腾得受不了了,line上只有一句话:“如果你讨厌我这样,就不要回复了,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烦你了。”

まふまふ第一反应就是不行, 想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让他一直这样下去呢。但まふまふ知道,自己是离不开他的。想了想,没有直接回复,而是发了一条和赤ティン之前的推文呼应的推。

后来果然如他所料,赤ティン几乎是定期的回复之后仍没有断掉。

我就知道你爱我爱得要命,ティンさん。

可是,我也是啊。


まふまふ快要冻僵了,他哆哆嗦嗦从长椅上站起身。江边空旷冷清,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风声长长地悲鸣着卷起雪花。まふまふ突然很想哭。

我走到哪里去了啊。现在回头看的话,你一定已经不在那里了吧。

这时,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了起来。まふまふ用冻得通红的手掏出来打开,是他们在发庆功宴的照片,at了他说不能去真是太可惜了希望まふくん的感冒没事。

完全没心思rt,想就装作睡了没看见,正要收起手机,又一条消息推送了进来,まふまふ瞳孔一缩。

是赤ティン。

「@uni_mafumafu 今天风很大呢(´Д`)ノまふくん要盖好被子!好好睡一觉吧,live辛苦啦~」

まふまふ垂下手,就站在街头哭了出来。

ティンさん,你为什么还没有放弃呢,我都这么对你了。

这几个月因为活动越来越多,まふまふ忙得都没有工夫思考自己一直在做的事究竟算什么。他胡乱抹了把眼泪,在已经铺上一层洁白地毯的街上奔跑起来。

——ティンさん,是我错了,欺负你这么久。

红色围巾像那个人的温柔一样在风中扬扬展开。

——我想我走得太远,就算回头也一定看不见你了。

风裹挟着锋利的细小冰针擦过耳畔。

——我现在回头了,即使你已经不在那里,那也是我应得的。

街景一幕幕交错变换。

——但我还是要回去看看,也许神会给我赎罪的机会。

藏着拥有红色头发与温暖笑颜的精灵的房子就在眼前。

まふまふ几乎喘不过气来,顾不上顺一下气息,急急敲响了赤ティン的家门。


赤ティン刚刚刷完twitter,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很着急的样子。

谁这么晚来,是有什么急事吗?赤ティン这么想着,急忙翻身下床,蹬上毛绒拖鞋快步赶去开门。刚打开家门就被一个人以很大的力道拥进怀里,那人好像刚刚跑过步,带着比平时粗重的喘息,身上好冷,挂着雪片,整个人都在颤抖。

赤ティン愣了许久,才有些反应过来了。

为什么……

那个人叫了他的名字:“ティンさん……”

委屈的泪水被这声颤抖的呼唤叫醒,喷涌而出。赤ティン眼前一片模糊,凭着仅存的理智想要从まふまふ怀中挣出:“まふくん,别这样……我们已经……你还有——”

まふまふ不松手反而将他环得更紧,知晓赤ティン要说什么,迅速打断了他:“我们从没在一起,现在我也是单身。我喜欢过的人只有ティンさん,”まふまふ顿了顿,哽咽阻断了他的话语,“……现在也是,以后也一样。一直一直都,只喜欢ティンさん一个。”

赤ティン已经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那人却继续说了下去,声音颤得更加厉害,手臂也放松了:“……我知道我很过分……一直以来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如果ティンさん已经不想我回来了,我……现在就走……”

赤ティン吓得急忙回抱住まふまふ,怕他真的就这么离开他,转身消失在风雪夜里:“まふまふ你说什么傻话……你别走……我当然想啊……!你不知道我都想了多久了……”委屈得几乎抽泣起来,赤ティン越说越小声。

まふまふ感受着怀里人颤抖的温度,一路上打在身上的冰碴仿佛都嵌入了心脏,细细密密的疼痛。他只能附在怀中人的耳边,一遍遍柔声道歉。

赤ティン把头埋在久违的熟悉肩头,再没去忍耐纵声痛哭的冲动。

等了,太久了。终是等到了。

まふまふ的眼泪也止不住地滴在赤ティン睡衣的后背上。怀里的人哭声渐渐平息了,まふまふ轻声说道:“ティンさん……我回来了。”

我以为我已经走得太远,就算回头也看不见你了。

赤ティン闭上眼睛:“欢迎回来,まふくん。”

你的归程永远不会长,只要你回头,我必定等在那个地方。

-fin-





终于写完了!(死)再容我吐槽一句这些人名字真特么长显得句子长死了!(x

画画的时候其实想的是渣mafu不是病mafu。图真实的故事应该是渣mafu甩了tintin去找srr了,有天被渣srr伤透了心然后在街上乱跑x的时候想想自己做过的事觉得很不是人x觉得还是tin好就跑回去找tin了……但是因为这故事太渣我是不会弄出来的啦只是想想而已……(´Д`)

这个病样儿写着写着倒是觉得有点像cp和我啊w写这种微病的感觉超顺的,大概就是因为有原型可参考吧。

互相折磨的傻瓜情侣,我自己居然也写了这样的东西,以前看到这种的都很心塞气不打一处来……所以说交流真的很重要哦。有些事就是那么几句话的误会。请珍惜自己身边的人们,有什么都不要犹豫尽量地传达过去吧。愿我们的生命,不再有遗憾。

评论 ( 14 )
热度 ( 54 )

© Ran 苏染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