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 苏染蓝。

染染♥画画写字。★世界中心赤ティン★cp向mafutin图文及曲绘←2016.7→曲绘/友情向mft/亲友的cp向配图()2016.11入mlp坑/rd中心 M7全员♡/虹林檎★2017.2入闪电十一人坑/鬼道🐧主豪鬼 副推兰拓★偶尔画vocaloid☆摸鱼和日常在微博

【mafutin】半梦人生。(双结局/HE有)

首发渣浪围脖()再发个lofter……

CP:mafutin/OOC尽!力!少/双结局/BE红叶炮灰注意/背景:mafutin为大学室友/时间:毕业两年后/甘党龙套/★切勿代入三次元★

★接受设定正文↓



[part.1]

静到沉闷的夜低伏在窗口,远处暴戾卷来的密云传来雨的威压,楼群中唯一的灯光在此刻显得有些瑟瑟。まふまふ坐在白得有些凉意的光明里盯着电脑屏幕,嗅见窗外缓缓流进的欲雨气息,揉了揉带着血丝的眼睛,起身关窗。刚刚写完的安静曲子在房间里巡回,应和着凌晨一点的钟声,まふ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绿青电光,莫名感到一阵寒冷,在闷热的夏夜里打了个冷战,伸手关好窗户。雷声恰被关在窗外,闷声敲打着玻璃。まふ关掉音乐,宽大的房间一下空旷得有些寂寥,继而被又一波滚滚而来的雷声挤满。



那个人,应该睡了吧?如果没睡,一定怕得发抖呢。以前经常被雷声吓得做噩梦啊,ティンさん。まふまふ条件反射般想着,反应过来后凄伤袭上心头。

已经不能陪你了啊,ティン,哪怕是那个仅仅作为室友的我 。

まふ看着手机上赤ティン10:32发送的推文,「今天钓得超开心wwwwww睡咯」,嘴角轻勾,切换小号点下收藏。



暗夜里,忍耐了许久的雨练争先恐后奔涌而下。







[part.2]

まふまふ与赤ティン的初遇说不上美好,大概还让赤ティン不太开心。まふ和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天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报到那天两个人走在去寝室的路上,まふ突然看见前面一个发色鲜红的少女,拽着巨大的行李箱走进了理应是他们宿舍楼的楼门。

“那个女孩子怎么走到男寝去啦?”まふまふ小声跟天月嘀咕。

那个人竟站住了,回过头来看着まふ,和他同样的红瞳里有些不悦,语气却还礼貌地保持着平和:“呐,我是男生哟?”下一句让まふ不禁笑了出来,“你看我没有欧派啊!”

まふ望着对面人眼里上涨的不爽,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错了真的抱歉!没想到你会听到啊……”最后一句显得有些心虚,声音小了下去。

少年小小眯了下眼,语气里带了些执著般的东西:“耳朵要是不好怎么行?……算了……没关系啦,反正也习惯了。”少年转身上楼,まふ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是错觉吗……刚才他的语调有点委屈,就像在撒娇一样。

天月戳了戳まふ的银发,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喂!不走了吗?那我上去啦?”

まふ回神,赶紧跟在天月身后上楼。在二楼的楼梯口暂别了天月,まふまふ又上了一层,拐进自己的寝室。



まふ望着屋里收拾东西的人,愣在了门口。红发少年听见开门声回头,脸上带着元气的笑容:“初次见面!我叫赤ティン……”少年看着来人也愣住了,惊异和着微笑的表情让まふ差点又笑了出来。

努力稳住不笑,まふ尽量诚恳地开口:“初次见面!我是まふまふ!刚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啦,ティンさん原谅我吧?以后还请多指教了!!”

赤ティン看着这个银发红瞳、左脸上还有条形码的家伙诚意满满的眼神也说不出别的,笑着回了句请多指教。



后来まふ回忆起那天赤ティン那藏着不悦的眼神,元气又温柔的声音,上扬的可爱语调,那个由这一切组成的红发少年在回忆碎片的河流里闪闪发亮。まふまふ觉得,自己大概是从那天起,就已经喜欢上了他,这个叫做赤ティン的温柔的人。



可这,注定是一场万劫不复。记忆的光芒太过明亮,まふまふ在雨声繁杂的黑暗里深深闭上眼睛。







[part.3]

まふまふ辗转入眠,做了个混乱的满是片段的梦。

梦里,是赤ティン的生日,他想起个大早去他家祝他生日快乐的,醒来时却已经快要迟到,早读时还接到赤ティン找自己借英语书的电话得知今天不是他生日,借书给他时自己还很自然地抱了他一下……

まふまふ是看着赤ティン抱着书赶去上课的背影惊醒的。梦里他突然想要叫住赤ティン,莫名地觉得,如果这次放他离开,就再也无法见到他了。可无论他如何呼喊如何追赶,赤ティン只是越坠越远,如同一颗红色的流星飞身穿越无数交织的阶梯。



まふ猛地睁开眼睛,即使在开着空调的卧室里也出了满额冷汗。窗外雨还在下。稍稍梳理了梦的内容,まふ就清醒了,全是中学设定啊。有些自嘲地勾了嘴角,还真是,总做和现实相反的梦呢。

什么送过赤ティンteru的挂件做生日礼物。

什么想拥抱他就自然地去抱。

什么大清早去他家楼下守等说生日快乐。

まふ觉得那个人的笑颜还鲜明地印在自己的视网膜上,好耀眼。

所以,不能让别人的目光,破坏掉那个笑颜啊。



まふ逐渐觉得自己可能喜欢赤ティン,是发现他也在翻唱时第一反应惊喜交加想着一定要合唱;是不愿意出门时,被他拜托陪着钓鱼累得要死却莫名开心;是看到他和别人待在一起,心就隐隐作痛。而まふ确认自己喜欢赤ティン,也是他知道赤ティン也喜欢他,是在他们第三首合唱结束后。两人一起看了投稿的视频,满屏都是称赞まふティン相性绝赞的弹幕。まふ扭头看向身侧的赤ティン,正巧赤ティン也在看他,眼神相遇,まふ一瞬心惊,赤ティン眼里的幸福快要满溢,那是陷入恋爱的人才有的眼神。而まふ看到这个人露出这样的表情,觉得心脏被狠狠击中,眼眶都开始湿润,他几乎要窒息。



之后整整三天,まふまふ没有去上课,躺在家里,对赤ティン说自己生病了要静养。最后他作出的决定是,逐渐疏远赤ティン,让他逐渐忘掉自己。



まふまふ的两个朋友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是恋人,まふ虽然一直支持他们,却也眼见了他们的辛苦,不是没有明嘲暗讽,不是没有惊异鄙夷,也被人指着鼻子轻蔑过「死基佬」,笑容里也时而多了份本不该有的沉重苦涩。まふまふ是真的害怕在一起了的话,有一天赤ティン会流着泪对他说,我不再快乐了。まふ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但他怕那个人的笑颜被毁坏,怕得要死。まふまふ不去问赤ティン愿不愿意和他一起承受,因为他已经从那双眼中看出,赤ティン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愿意。也许他真的不会后悔,但一定会很辛苦。

ティンさん,你要得到普通人的幸福啊。まふ拒绝赤ティン第四次合唱的邀请时没敢看他的眼睛,默默想着。



所以まふまふ在赤ティン生日零点握着做好了却永远不打算送出的teru挂件对着他的方向悄悄做「ティンさん生日快乐。我爱你。」的口型。

所以他故意连普通的朋友都会有的肢体语言都不对赤ティン做。

所以他故意等到别人提醒他才对赤ティン貌似随便地说一句生日快乐。



没有和赤ティン在一起,まふ的日子过得异常艰辛。看着赤ティン受伤的不知所措的眼神也令他心似刀绞,他只能更加远离。但赤ティン能不受到那样的伤害,まふ觉得足够了。

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爱恋,就像是半梦半醒一样啊。

但是你看啊,ティンさん终于要得到他那份幸福了哦。まふ的目光落在窗台上,那片深色的纸是赤ティン和雨月红叶婚礼的邀请函,时间五天后,赤ティン的又一个生日。



怎么还在打雷啊,让ティンさん怎么睡啊。

まふまふ早已全无睡意,听着闷雷想起了大学的时候,赤ティン害怕打雷睡不着,又不好意思说,直到まふまふ发现对床的人在一个炸雷里颤抖得要崩坏,跟他挤在一张床上给他唱温柔的歌,赤ティン才渐渐睡去。此后这成为了两人约定俗成的习惯,即使是まふまふ开始疏远赤ティン后,唯有看到怕得睡不着的赤ティン会忍不住心疼和习惯的力量,趴床头唱到他入眠。

没有我的这两年,雷雨之夜ティンさん是听着红叶的歌睡的吗?

嗯,那样就好了哟,那才是属于ティンさん的幸福啊。

まふ闭上眼睛,眼泪流进柔软的银发里。







[part.4-tin]

发送了今日早安的推文,赤ティン扔下手机,从被子里坐起来。外面还是雷雨交加,突如其来一个奇响的雷震得赤ティン肩头微颤,但马上就平静了下来。

まふくん,我也变强了很多呢,赤ティン看着窗玻璃上的雨水想着。因为你不在,我渐渐学会了听着你的投稿睡,现在不用听也能睡着了哟,可惜做梦时打雷还是会梦到讨厌的东西呢。



赤ティン洗漱好了,简单吃过早餐,天还没有亮一点的意思,雨下个没完。打开手机,有红叶发来的line,问他起这么早是不是又让雷吓醒了,发了很多关切的话。赤ティン笑笑,回过去元气满满的话让她放心。

对不起啊红叶。你说多少情真意切,也不及まふ半首歌能让我安心。

看了看手机,除却まふ回复邀请函收到了的line,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自己说过话了。赤ティン看着まふ礼貌的标准回复,苦涩再度泛上胸口,抓紧居家服的手轻颤起来。

不想结婚……



雨月红叶是他认识了五年的学妹,红叶入音乐社时是赤ティン接待的她。熟识之后发现两人的父母竟是失联多年的老相识,之后事情的发展走向却不是赤ティン能控制的了。父母屡次暗示他去追求红叶,越说越表示出希望他能和红叶结婚的期冀,红叶的父母甚至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最糟的是,他看出来红叶真的喜欢上自己了。无可奈何地和红叶越走越近,而心中的那个人,安安静静地渐行渐远。直到赤ティン毕业那天,雨月红叶向他告白了,父母的话语在脑海回响让他头痛得不能思考。他看着まふまふ没有告别就和天月、歌词太郎离开的身影,疼痛从身体中心蔓延而上,充满了胸腔,心脏的鼓点像是加速冲向断轨的最终列车。痛得视线模糊,他垂下头手扶着膝,再抬起头时滑落眼泪的脸上是温柔到极点的笑容。“我也喜欢你哦,红叶ちゃん。交往什么的,当然好啦。”

红叶的手温柔地为他拭泪时内心的负罪感让赤ティン痛苦得颤抖了。



交往两年,赤ティン一直扮演HSK的角色,唯一的不足只有他自己知道,看着雨月红叶微笑时,他的眼里从未出现过红叶眼中那份爱恋的光。

如今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两个人终于要结婚了。



无数次他想,如果まふ这次理我了,我就去找他表明心意,不管结果如何。无数次的期待,然后是意料之中的失落。

寄邀请函给まふまふ时,赤ティン也想,如果まふ的回复有一点温度,有一点情感波动,他就去找他,不管结果如何。

「邀请函已收到,一定准时到场。预祝新婚快乐。」

赤ティン看着这行冰凉的字,笑了。まふ你还真是,一点意外都不给我啊。

眼泪掉在手背上,被空气降过温的泪滴像是八月末的雨点。

赤ティン甚至舍不得删掉这条line。他擦了眼泪,走到工作台前坐下。



又打雷了。要写新的曲子,不能听你的歌了啊。

-Bad Ending-fin-









[Happy Ending]

まふまふ费力地睁开红肿的眼睛,天花板白得刺眼。看着窗台上自己和赤ティン的合照,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像是溺水的人一样在记忆的海里挣扎了许久,まふ想起来了。

好长的梦……

まふまふ还在家里,逃避着和赤ティン的见面。他无法面对那双满是爱意的眼。

怎么办呢……真的要,就此,疏远ティンさん吗。

可是,心好痛啊……

まふ已经哭红的干涩双眼再度流出泪来。

这样辛苦的人生……就像是无尽的噩梦一样啊。

可怕。好可怕。

今天也不要去了。



まふまふ的卧室房门突然被敲响了,小心翼翼的节奏不是母亲。

まふ开口:“谁?”沙哑的嗓音把自己吓了一跳。

“まふくん,是我……可以进来吗?”门外的声音才真的把他吓到坐了起来,是赤ティン。

“ティンさん……?!请、请进…… ”



まふ看着赤ティン提着一袋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进来,大脑当机,不知道该作什么反应。

不是说了不要来看我吗……

赤ティン把袋子放在床头柜上,坐到まふまふ床边。“まふくん……身体怎么样了?”赤ティン担忧地看着まふ,“眼睛怎么肿成这样……”

まふ移开目光,有些支支吾吾:“嗯……没事,我……应该快好啦……”手突然被握住,まふ惊得转回视线,赤ティン望着自己的眼里有些泪光,手也因为过度紧张颤抖着。



“まふくん……我真的受不了了……”赤ティン垂下眼帘,颤动的睫毛挂着泪滴,“这两天你说生病了没去学校,我根本上不下去课……就算你说不用来看你我也……担心死了啊……”

まふ想说不用担心的,赤ティン看他要说话的样子,继续说道:“你别说话听我说……我知道这样有点奇怪,但是我确实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情。まふくん和天月、太郎他们关系也很好,所以……不会,因此讨厌我吧……我啊,真的,喜欢まふくん呢。”

まふ只觉得天旋地转,没想到没等自己做好决定,这一刻就来了。

まふ脑海里闪过太多的东西,他一时无法开口。

赤ティン看着表情复杂的まふ,垂下头,声音有些低落:“まふくん……别想那么多好不好……你现在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的……就好了,告诉我这个就好了……不喜欢也没关系……不会那么难吧?”

赤ティン失去元气的声音刺激了まふまふ,他一阵心痛,冲口而出:“我当然喜欢啊!一直都……只喜欢ティンさん啊…… ”



不能收回了。まふ有些绝望。那么,直说吧。

“可是,对不起,ティンさん……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的好……”まふ不敢看赤ティン的眼睛,望着窗外说,“两个男孩子在一起,真的是很辛苦的……别说什么两个人一起承受啊,我不想让你受那种苦……所以……离我远一点比较好……忘掉我,爱上一个女孩子,然后好好地恋爱好好地结婚,这才是……你应该得到的幸福啊……”声音不受控制地带上了沙哑的哭腔。



赤ティン激动地抓住了まふ的肩膀,开始发凉的指尖让他缩了缩肩。“你在说什么啊!好好地看着我啊!” 赤ティン的泪水终于大颗地落了下来,“别犯中二了好不好?怎么会你想什么就是什么?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你说的那种幸福,我才不要啊……因为我,忘不掉你的啊?不会爱得上别人啊……まふくん!不要再擅自做决定了!你总是这样,中二大魔法师……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这次请让我们,至少一起决定……因为我中了你的魔法,不想离开你了,是你的错,不能你想让我离开我就走……你那种荒唐的理由,我才不接受啊……”



まふまふ内心压抑的情感终于喷涌而出。没错,这是他的ティン。他所担忧着的一切,在他心头久积不去的阴云终于被照入的阳光驱开了。まふ抬手把赤ティン圈入怀中,颤抖的声音里没有了不安,只剩下喜悦:“对不起,ティンさん……是我错了……我们交往吧。”

赤ティン把头埋在まふまふ怀里,终于放松下来的身体因为刚刚情绪激动还轻颤着,安然地闭上眼睛:“嗯。”



如果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爱上别人的你,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fin-
评论
热度 ( 8 )

© Ran 苏染蓝。 | Powered by LOFTER